• 主曆 20200419 日 復活期第二主日 第 3974 期

【這一代人】擁有信仰自由的最後一代?!

作者: 
赤腳小佳蘭
刊登日期: 
2020.04.17
主曆: 
復活期第二主日

我們這一代香港教友是幸福的,最少我們擁有信仰的自由。

現在香港社會環境急劇變化,其中一位新任主理香港事務的內地官員曾在國內拆掉一千七百座教堂的十字架。這令我想起二○一四年韓國亞洲青年節的見聞。

也許大家還記得當年看過公教報很多歡樂的報導——香港青年在當地與不同國家的青年交流,甚至有一位香港青年有幸和教宗自拍等等。當香港青年一看到有人舉起相機,就努力使自己進入鏡頭之中,希望留下倩影之時,其實你可知道在鏡頭的另一邊有一些華人的臉孔,一看到鏡頭就努力閃避,為求不出現於相片之中?他們正是中國人。為甚麼要像罪犯似的逃避鏡頭呢?因為參與這種活動,彷彿被國家視為一種罪。

國家早就「提醒」過許多中國天主教徒, 「不鼓勵」他們參與亞洲青年節這些天主教活動。有些人未出門已經被監視、被限制了。有很多教徒其實也知道若不順從的話,日後必定會有很多麻煩,但他們只有一顆簡單的心,只有一個簡單的意願——靠近基督,所以他們用盡方法, 為求參與。有一位青年跟朋友勇敢闖關,朋友都給阻撓了,他被抓的時候,就拿著一點東西,拔腿就跑,所以才能成功到達。就在他遇見香港教友的一刻,他哭了。

另外又有幾位內地教友, 買了多個國家的機票,轉了很多次的飛機,才到達會場。他們一遇見香港人就哭了,我們也抱著他們哭了起來。

還有一位教友,很不容易才到達會場。她哭著參與整台彌撒,因為即使只是簡單地參與一台彌撒,對她來說已是多麼的珍貴。就算不可以拿著自己的國旗、不可以隨便告訴他人自己真實的國籍,還要偷偷摸摸的參與這個青年節,對她來說也都不重要了。他們不顧一切的參與,讓很多香港參加者感受到中國教友的苦難,還有他們對天主的懇切期盼。

在會期中我們遇見了很多中國人,聽了很多心酸的故事,但他們應當只是國內眾多被限制、被迫害的一小部份,最少他們在會場可以跟我們直接分享自己的故事,簡單參與一台彌撒,還可以在遠處看見教宗,他們是幸運的。在國內,還有很多很多教友未能明認自己的信仰,未能在主日參與彌撒,更有些只能無能為力的看著教堂的十字架被拆下來。跟他們相比,我們這一代香港天主教徒實在擁有太多的宗教自由,我們實在幸福。

筆者只是普通不過的平信徒,沒有改變教會的能力。可是香港主教的每一個決定,都直接影響香港四十萬的信徒,可以說是舉足輕重。因此,懇請在未來就任的香港主教,能夠回想您成為神父的初衷,努力守護我們每一代人的信仰和宗教自由。

•赤腳小佳蘭為活躍於教會青年牧民工作的普通職青一名,曾參與2014亞洲青年節及數次普世青年節。
•本專欄由教區青年牧民委員會「青委之友」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