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區青年牧民委員會

【這1代人】從他們到我們的旅程

起初,我並沒想過加入天主教同學會(KATSO)的,總覺他們的活動,不是祈禱,就是禮儀,比其他學會,顯得有點太正經和沉悶。即使友人多番邀請,我也婉拒了。

不過,當靜下來省察內心時,原來我是希望多親近天主,為祂服務,為福音作見證的,而且我也想認識更多與我擁有相同信仰的青年,奈何就是缺乏了那丁點「動力」。

有次,在學院參與平日彌撒時,一如以往求天主給我「指引」,殊不知就在我祈求後的下一秒,便有位 KATSO 幹事在我身邊,積極邀請我參與他們的活動。就在半推半就下,我便參加了他們的活動。

原來,正因很多人以為:KATSO 的活動較單一沉悶,因此他們便從三個方向,舉辦不同活動,嘗試打破其他人對 KATSO 的固有想法。他們的活動大概分為:團體、培育、禮儀。

【這1代人】為信的人 一切都是可能的

首次參與「信心在人間」,發現原來當中不少人是每月或隔月就來避靜。教區能有「信心在人間」這恆常機會給青年靜下來,好讓天主與自己接觸,給自己「充電」,正引證了天主對我們的愛。

作為基督徒,我們經常置於「出」與「入」之間︰天主知我們累,適時向我們招手,叫我們進「入」祂的懷抱休息;當我們充滿能量,祂便向我們揮揮手,叫我們「出」去傳福音,喜樂地活出祂的恩寵——這是「出」與「入」的循環。

而這次避靜,對我正是一個「入」和「出」——重整和沉澱——的機會。原來當人把一切雜務放下,才看到真正的自己,覺知自己確實的情緒與想法,更接近天主。尤其是在晚禱時,在溫煦的燭光照耀下,又在柔和地重覆詠唱泰澤短頌,我定睛看著十字架上的耶穌,莫名的感到一種很安穩的實在感︰是把所有重量都放在地上的那份實在,又是把整個人的思緒重心,都聚焦於天主的那一種安穩。

【這1代人】2021年教區青年節——天主的化工

今年教區青年節舉辦時困難重重,疫情、限聚令、颱風夾擊著籌備的義工們,但風雨過後,回看走過的路,彷彿看到天主一直在引領著我們。

其實疫情及限聚令是今年籌辦教區青年節所面對的最大難題,現在青少年經過網上課堂的洗禮,對太長的網上節目投入感很低,在街上又不可以多於四人聚集,如何籌辦一個有趣及沒有違法的活動,又能使青年人在靈性上、認知上有所得著呢? 

【這1代人】牧船上感到天主臨在

「因為那裡有兩個或三個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們中間。」(瑪十八20)的確,尋找天主的過程總會遇到困難。在大學裡,我們或會因繁重的學業而忘記了上主的存在,或是沉迷在大學多姿多彩的活動中而不能自拔。此時,同伴的支持便顯得極為重要,因著朋友間的相互扶持,使我們不致被生活中的各種誘惑絆倒。

香港大學天主教同學會(HKU KATSO) 成立於1956年,至今已有65年歷史,而今屆的主題為「牧船」, 可理解作「牧者的船」,我們希望在牧者耶穌的帶領下,藉不同的靈修、聯誼活動及參與社會事務,讓船上的人都能堅定自己的信德,令大家團結一致,好使我們能在這無垠的大海中繼續航行。

【這1代人】赤手空拳移民?

筆者的一位教友朋友和太太( 兩人均是教友),將赤手空拳移民到外國,因此筆者在稍早的餞行聚會訪問了一下這位朋友。

甚麼時候有移民的想法? 

朋友道出是在五年前的波蘭世青後。當年在經歷世青這個國際盛事後,朋友便萌生到外國嘗試工作和居住的想法。朋友希望趁著年輕時,離開這個石屎森林到外國闖一闖,嘗試一下新環境。這幾年間,朋友搜羅了不同的資訊,也有身體力行去考 IELTS(國際英語水平測試),但一直未能將這個出走的計劃實行。

甚麽時候決定要實行移民? 

朋友一開始並不打算移民,當初不過是想跳出舒適圈,嘗試一下全新的環境和文化。真正打算把出走計劃變成移民計劃,是在意識到香港教育界的變化。

【這1代人】步武爵哥 追隨基督

對殷海光的《人生的意義》不知道大家還有沒有印象?我對課本所載的僅餘記憶,大概只有其講論人不只追求物質,還有靈性上的追求……也許就是這種對靈性上的不斷尋找,漸漸帶領了我認識基督生活團(CLC)。

我與 CLC 的相遇,是從中學畢業開始。當年考畢公開試的我,傻傻的在摸索自己的人生意義,於是參與了一些義務工作,幫忙整理宗教教材。在那裡工作的職員,他們的熱情深深打動了我。「香港地,打工啫」,很少遇到有人充滿理想熱忱地工作。他們自主地在推動新的教學模式,不如一般打工仔那樣,抱著「你叫我咪做囉」的心態。我後來得知,他們和兩位義工都是 CLC 成員。

【這1代人】世青十年重聚 在時代中堅定信德(下)

在這次第廿六屆世青節(西班牙世青)十周年聚會中,另一位分享者聖猶達堂青年 Edmond 則在參與世青的過程中,經歷迷失、摸索到堅定自己青年牧民的使命。

他形容世青不是十幾天的旅程,只是一個開始。他第一次參與的是2008年的澳洲悉尼世青,當年經歷了一個互相扶持、如「家庭」一樣的小組團體,令他回港後燃起心火,開始參與堂區,並成為教區青年牧民委員會的委員。Edmond 心裡常常記住甘神父當年的一個願景,就是發展八個總鐸區的青年牧民。2011年的世青中,他期望自己投放更多時間與區內青年同行,因此擔任聯絡員的角色,關顧青年的需要。

【這1代人】世青十年重聚 在時代中堅定信德(上)

第廿六屆普世青年節距今十年,當年參加的一眾青年揀選在7月31日進行聚會和感恩祭,即十年前派遣禮的同一天,重溫當年的片段,更新回應召叫和跟隨基督的心火。

第廿六屆普世青年節(下稱「世青」)於2011年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主題是「在基督內生根修建,堅定於你們所學得的信德」,當年香港共有近800名青年前往馬德里,而香港教區團成員約有250人。時任教宗本篤十六世在文告中指出,希望青年在時代中重新發現其基督宗教根源,體驗到復活和生活的主耶穌,以及祂對我們每一個人的愛。「在基督內生根」就是指與基督建立友誼,從祂那裡汲取生活的營養,這份關係會日益生長,愈長愈深,讓生命走向圓滿,讓生活變得真實。「在基督內修建」,就是積極地回應天主的呼召,在祂之內得到一份完整的新生命,成為新人,嘗試每天追隨基督的話語,並且付諸實行。最後,在信德中找到克服自己軟弱的力量,就如瑪利亞一樣,以堅定的信德和完全的順服,見證上主的愛。

【這1代人】從 [email protected] 的《鯨落》聽出犧牲和成全

香港本地偶像男團「Mirror」的歌曲一向予人勁歌熱舞之感,然而各團員當中,不少都有推出個人單曲,各有風格,其中有些歌曲的詞,饒有深意,甚或能導引聽眾反思生命、信仰。這一次,筆者向大家推介 Ian(陳卓賢)創作曲詞和主唱的《鯨落》(編、監︰王雙駿)。

「鯨落」,是鯨類死後,屍體落入大海深淵的過程。因鯨類動物身軀龐大,其屍體一時三刻未能分解殆盡,以致落入海底的過程,可長達數年。在此期間,鯨屍化作海洋眾多生物的食糧,上至魚類,下至微生物,無不受惠於它,最終落至海底的鯨骨,更可繼續支撐生態系統數十年。歌詞的副歌一段,以略帶淒美的文筆描述鯨落︰ 

「鯨落入大海只有冷仍綻放
    寂靜在暗淵漸降
    海魚即管吃喝
    遺愛後葬於海溝這軀 」

《鯨落》的主題,可以從副歌前的一段詞一窺究竟︰ 

「讓我水作棺殮化身甜點」

【這1代人】與青少年同行

青少年最需要的是同行,如果能讓他們在跌跌碰碰的摸索期中,能夠得到別人的陪伴,並繼續在靈修上得到培育,在主內共同學習和成長,這是各堂區青年牧民的理想目標。那麼如何才能做到,一方面可以延續堂區主日學青少年與朋輩、與聖堂, 以至與整個教會的連繫,另一方面又可以讓青少年在他們迷茫時,得到力量與支持呢? 

上智之座小堂青年組,深切地明白青少年的成長需要,因此在擬定青年組聚會的分享內容和討論主題時,他們會特別就參加者的需要,訂立合適的主題:青少年看重朋輩的關係與支持,導師特意進行「團體建立」的環節,加強學員們彼此了解和溝通;為關顧學員的成長需要,導師以「交友」、「朋輩溝通」等話題,帶出如何看清在生活細節中,活出基督徒身份的信息;為解答青少年對信仰的迷茫與質疑,導師便以「誰是耶穌」、「如何回應天主的召叫」作主題,讓學員反思自己與天主的關係,擺脫世俗的影響,堅定侍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