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義筆容辭】應妥善管理天主賦予的受造物

近日漁農自然護理署(漁護署)以麪包作餌,獵殺七隻野豬引起多方熱議。漁護署指野豬滋擾市民及有傷人個案,為了保障市民安全,將會改變以往的做法:大規模進行絕育手術、打絕育針,再配合長期的成效監管,改為捕捉及人道毀滅。漁護署的「獵殺行動」引起多個關注動物權益的團體反對。

【義筆容辭】殺人永遠是罪行,沒有例外

今年10月29日,港人胡智文於深圳被處決死刑。他於2016年因販毒被捕,2017年被判處死刑,並上訴失敗。處決前夕,胡的父母收到通知可前往內地探訪。這是兒子自拘留五年來,父母第一次和最後一次與他見面,幾小時後,胡接受了注射而離世。

胡智文五十歲,有幻覺和其他精神問題。胡的80歲父親和78歲母親曾公開呼籲,希望得到香港政府協助,要求中國當局因應胡的精神病問題,赦免胡的死罪。胡的父母及協助組織表示,他於2000年被香港醫院精神科診斷患有思覺失調、記憶障礙、腦震盪症後群等,亦出現幻聽、記憶力差等症狀;服藥後神智不清、易受唆擺。當地經收押所轉介的內地律師,即使知悉他的情況,但兩次審訊都無提及有關病歷,他們認為判處死刑是有失公正,有關判決亦違反國際人權標準。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1984年5月通過第1984/51號決議,其中第3款指出,對精神病患者不得執行死刑。

【這1代人】從他們到我們的旅程

起初,我並沒想過加入天主教同學會(KATSO)的,總覺他們的活動,不是祈禱,就是禮儀,比其他學會,顯得有點太正經和沉悶。即使友人多番邀請,我也婉拒了。

不過,當靜下來省察內心時,原來我是希望多親近天主,為祂服務,為福音作見證的,而且我也想認識更多與我擁有相同信仰的青年,奈何就是缺乏了那丁點「動力」。

有次,在學院參與平日彌撒時,一如以往求天主給我「指引」,殊不知就在我祈求後的下一秒,便有位 KATSO 幹事在我身邊,積極邀請我參與他們的活動。就在半推半就下,我便參加了他們的活動。

原來,正因很多人以為:KATSO 的活動較單一沉悶,因此他們便從三個方向,舉辦不同活動,嘗試打破其他人對 KATSO 的固有想法。他們的活動大概分為:團體、培育、禮儀。

【工道 ‧ 自在】堂區是教會在一個地域內的臨在

在《堂區團體的牧靈更新》實施訓令(#27)指「堂區並不是一座建築物,也不是一套架構,卻是具體的信友團體,而堂區主任司鐸就是其本有牧者。就這一點,教宗方濟各曾提及『堂區是教會在一個地域內的臨在,一個造就聆聽天主聖言、基督徒生命成長、交談、愛德外展、欽崇和慶祝』的環境。」

因應堂區更新年的呼籲,不少堂區均思考如何回應疫情下的失業及就業不足家庭的需要。在此背景下,近大半年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支援了多所堂區,並與不同堂區的關社組一起構思,如何服務社區中這班面對失業或開工不足的家庭。

【明愛】夫婦間不言而喻的性?

「性」於我們的文化中似是不可觸及的話題,有些夫婦即使進入婚姻後對性有不同的需求,對閨房之事亦可能難以宣之於口或最終不了了之。

曾有丈夫於輔導室中訴說:「我唔係冇提過想行埋,不過佢成日都拒絕我,我覺得關係疏遠咗。」夫婦間的房事逐漸減少,日常生活看似無礙,他們卻總有一層隔膜於彼此之間。丈夫認為二人性慾差異甚大,更懷疑自己對性有苛求,因此未有再向太太提出要求。隨著性生活減少,丈夫感到從緊密身體接觸而來的親密感亦隨之失去,雙方的連繫減弱。

太太原以為可讓丈夫自行處理他的性需要,理應沒有分別。太太這個想法卻忽略了,性除了讓夫婦兩人的身體交流,更是彼此情感交流及表達的方式之一,而當中的情感經驗對夫婦關係更為重要。輔導室內,太太聆聽到丈夫性需要背後的親密需要,對丈夫多了一份理解,亦希望通過重建性生活增加彼此連繫。

【這1代人】為信的人 一切都是可能的

首次參與「信心在人間」,發現原來當中不少人是每月或隔月就來避靜。教區能有「信心在人間」這恆常機會給青年靜下來,好讓天主與自己接觸,給自己「充電」,正引證了天主對我們的愛。

作為基督徒,我們經常置於「出」與「入」之間︰天主知我們累,適時向我們招手,叫我們進「入」祂的懷抱休息;當我們充滿能量,祂便向我們揮揮手,叫我們「出」去傳福音,喜樂地活出祂的恩寵——這是「出」與「入」的循環。

而這次避靜,對我正是一個「入」和「出」——重整和沉澱——的機會。原來當人把一切雜務放下,才看到真正的自己,覺知自己確實的情緒與想法,更接近天主。尤其是在晚禱時,在溫煦的燭光照耀下,又在柔和地重覆詠唱泰澤短頌,我定睛看著十字架上的耶穌,莫名的感到一種很安穩的實在感︰是把所有重量都放在地上的那份實在,又是把整個人的思緒重心,都聚焦於天主的那一種安穩。

【倫到理講】靜 聽

一位獨居無親人的老伯患了左腦動脈栓塞中風,右邊手腳癱瘓和局部失去語言能力及有吞嚥困難。醫生向他解釋需要插胃喉才能給予必須的口服藥物。老伯神智清醒,但不能理解醫生說甚麼,也看不懂文字。

生命和醫學倫理有基本原則,例如:「不可傷害」,「公平」,「行善」,「尊重自主」。醫療服務提供者都持守這些原則。其中服務過程一般都會與病人和家屬保持溝通,如解釋病情、治療方案、以至重大的決定,如「不作心肺復甦決定」(“Do Not Attempt 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基於種種因素,如病人的表達方式,語言使用,背景,面見的時間限制等,我們往往以為是必然和相對簡單的聆聽對談,不一定是準確無誤的。換句話說,服務提供者甚至病人的照顧者是否真的明白病人的需要? 

【義筆容辭】從「安心出行」看社會排拒

由11月1日起,進入政府設施必須使用「安心出行」,包括圖書館、體育館,出入警署、法院、醫院等均受規限。12歲以下及65歲或以上,和使用「安心出行」有困難的殘疾人士可獲豁免。新措施引起多方的迴響,有人認為這有助防疫,亦令中央放心,可盡早與內地通關,但從實施多日的情況而言,此措施為最常使用政府或公營服務的長者和無家者帶來不便。據多個媒體報導,實施當日,街市外一早便擠滿長者,部份七、八十歲,他們沒有智能電話,又不懂填表,有人抱怨很麻煩,又說乘地鐵的人更多,為何街市強制要掃安心出行。由於太多長者選擇填表,一度派完中文表格,要填寫英文表,多個長者放棄入街市大樓,轉移到戶外買餸、街市大樓的攤販叫苦連天 …… 

【義筆容辭】勿做標題黨 你我都有責

意大利新聞媒體《晚郵報》10月24日報導了中國要求梵蒂岡與台灣斷交的新聞,台灣的《中央通訊社》翌日以中文引述《晚郵報》。消息一出,筆者發現在社交媒體上,有為數不少網民, 當中包括教友,都是轉發某知名網絡短片頻道的配圖,內容寫著「梵蒂岡被北京要求與台灣斷交」。

在目前香港的處境裡,就以上的內容很容易吸引我們的眼球,更使該平台的轉發量比另一傳統電視新聞媒體的更多。然而,假如讀者只接收這句斷章取義的訊息,你便錯過了很多其他的資訊。

以這篇中梵關係的新聞為例,《中央社》的報導其實有透露梵蒂岡的回應,「(教廷)希望能先在北京設立教廷駐中國大使館,之後再慢慢審視教廷與台灣的關係」。

梵方的回應比起只有中方要求與台灣斷交來得更有參考價值。首先中方一向都有提出台梵斷交的要求,其實並非甚麼新鮮事,而梵方的回應一再表達了在中國境內設大使館的願望,顯示了在簽定中梵協議後第三年,中梵雙方仍有未達共識的議程。

Pages